您的位置: 南川信息网 > 娱乐

苏泥雪梅香引玉扣声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0:14

季节的最后一场冬雪在梅林山上落下的时候,山人前辈火烧的梅花树枝还未褪去碳黑的颜色。墨黑的梅林染印着一片片和季节不一样的色彩,点追着山川河岳,安静的昏昏欲睡。  莘见在雪深下的时候却安静不下来,她妖娆的站在我们暂居小屋的窗前,斑斓的宁静气质比梅花还美。莘见钟情如此的驻立凝望,似乎这漫山的名曰“冬雪呆呆”的梅花冬景本是她多情的素材,既是爱的暖,也是爱的重。反正莘见是倾情的,梅花冬晚,香奈山川,此情此景,了然于心。  冬雪是这个季节和山川赐予自然的最后礼物,苍苍梅林山,杳杳茅屋远。山人前辈所选的居所似乎很得山川道法之妙绝,一面是无边的香引梅树,一面是漫山的皑皑白雪。冬雪呆呆在有阳光的天里无声开放,梅子如人,感受到寒冷凋零;人若梅子,臆想的飘渺如新。  还是燕宁在梅树下追逐许林带来的小宠物时,才将在初春时节木讷的莘见给惊扰开来,燕宁的步子即便在雪地里依旧轻灵迈动,踏雪无痕。莘见恍过神来,仿佛一觉如梦,彼时才醒般。她回头淡淡地望着我,浅笑得几乎没有痕迹。  我看到了莘见用最清新脱俗的样子,向我走来,而她的手里,分明拿着那两把被紫衣纱包裹着的灵隐仙居剑。莘见是要离开的,和我一起;我们此行的五人,也是要离开的。尽管我是舍不得这满山的冬雪呆呆,但季节的转变还是轻盈的如落梅穿叶般,安静,前行。  首先要拜别的依然是“朱氏后人”山人前辈,承蒙他多日照料,灵隐剑系自是感激不尽。再者要拜别的,便是那梅林山上一山的冬雪呆呆。“雪满山中隐士卧,月明林下梅香来。”我知道莘见是最舍不得那些梅花的,多少年的光阴里,莘见也早已将自己的哀伤与希冀赠予给了梅子。  然而我们的离开终于不是安宁的,因为燕宁和许域不会安静下来。还好许林是淑静的,她和莘见有无限的投缘。梅花落枝铺满雪的时候,燕宁会和许域吵在一起,仿佛永远不会开交。许林是好奇的,也许她永远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会有这样恒久的打闹,好像一整个世界都不在他们身边。  告别了暮冬时节,我们像是舍不得离开般静静的立在梅林山下。莘见说,她想起了这座叫做“呆呆木木”的世外桃源。尽管山外的冬天早就过去,然而在心里,她却一直忘不掉,那个嵌有永恒冬景的梅花窗棱。  我似乎猜测到了莘见内心的敏感,对着山外的早春,怕也只有像许域那样的小丫头感觉到轻快了。江湖遥远,让深喑江湖之道的人无边困惑,世事向来如此莫测,唯有天地无常道法,惹人沉浸。例如春日花枝,小道溪水,路人阡陌,皆成美景。我们是季节里的风景,季节也是我们眼中的荣幸。  苏泥雪是许林带领我们离开梅林山后去过的第一个地方,其实许林在路上的时候就对我说过,苏泥雪是一处离开梅林山的必经之地,那儿就是一段峡谷。我那时就猜出了,所谓必经的山路,该是多么破败险峻。只有许域耐不住好奇,她居然对着一山的空旷断崖心生出浓郁的情感。  许域是喜欢上了这个叫做“苏泥雪”的地方,许林解释说,所谓苏泥雪,在当地瓦族人言语中的意思是“心中所愿之地”。许林还说,当年她一个人漂泊无依,就是在这个苏泥雪里,山人前辈无意间拯救了她。  站在苏泥雪无边的断崖之上,许氏姐妹都陷入了空前的放松当中,亦仿佛这世上再无让她们牵挂的事情般。“浅笑许林”,“深眸许域”,在灿烂的斜阳晚景里,两个丫头尽情的呼喊着那些消失了很久的名字。  初春的崖上,虽然阳光长照,但风依旧寒冷。光线明暗变化,浅显深重,淡绿色的植被窝在黑色的石头上,像被山人前辈火烧后又重生了一样。空气中的风是有凉爽的新鲜味道,既像雪瓣的味道,又像泥土的味道。风在崖上吹,光在空中回,我们的耳畔不时响起轻轻的呢喃声音。莘见说,那是春雪融化的声音,也是泥土复苏的声音。  燕宁不知何时也安静了下来,他掺着一树枯枝远远地望着在放肆歌唱的许域,不前进,也不后退,似乎眼前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着他。苏泥雪下,春风如雨,有一种无形的快意让燕宁,让我们每个人都变得像这个季节一样安宁。  我望着身旁的莘见,看见她紫衣袖畔闪烁着白色的光芒,莘见轻轻晃动着肩膀,她一整个人就被光线铺满了。  我在心里默念着“苏泥雪”三个字,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词语。呵呵,“心中所愿之地”,是该想想了,在这个世上到底什么样的地方才是我心中所愿之地呢?江湖那么遥远,缤纷世代如鲜,在有限的生命里能够与钟情的人携手于明媚的阳光之下,这便是我所愿之地。  苏泥雪下的黄昏来的很快,许林安静的也很快,因为燕宁和许域最终还是吵了起来。许林避开他俩,走到我和莘见一边,她也和我们聊起了“心中所愿之地”这个话题。  许林的话题很恬静,大多数是和她的老家玉门山,白玉斋相关的往事。许林深深的记住了很多年前那个与我与莘见在白玉斋内梅花堂下醉饮的子夜,多少年的光阴逝去,许林的记忆依旧如雪一样纯净。  还是说到了“白玉剑阵”上,剪不断,理还乱,苏泥雪下的风景给人浓重的江湖漂泊之感。我是打算将白玉剑法再次物归原主的,许林一脸懵懂。我笑着引她一边走去,莘见心领神会,也一并走来。  苏泥雪下,寒夜不寒。莘见守在一旁,我抽出两根枯枝,递给许林一支,那女孩终于明白我的用意,跟在我旁边,随我挥舞起来。我感觉出许林也是如燕宁一样,对武学有着天赋。  因为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去向何方,又因着许域反复念着苏泥雪这个地名舍不得走,我们于是选择尽量在此地多呆些时日。然而此地混杂着瓦族人,为避免麻烦,我们也随时打算离开。  苏泥雪的子夜,黎明,朝午,落日,各个时段的美景毕竟与众不同,许林在多日的磨合之后终于与许域和燕宁走在了一起。燕宁是活跃机灵的,或许也只有他能够带着两个丫头走出曾经的阴霾记忆。我庆幸这样的局面出现,也希望他们三个年轻人,走出自己的江湖之路。  灵隐仙居在苏泥雪的土地上特别不安静,它们时常被寒冷的风吹嘘的发出“嗡嗡”声响。莘见说,双剑不安静,江湖便不太平,还是曾经的青江小庐,琉璃夜景;梅林山居,冬雪呆呆等地方美好。  莘见又在回味她心中的所愿之地了,我听得一阵悬乎。尽管曾经的梅花盛景,冬雪呆呆,的确美妙不凡,然而过去了的风景多半已是浮尘。那么多美妙的冬雪呆呆,此刻却还不如苏泥雪下的一支春日白花。世事渊源,流水如酥,也许此生,我和莘见的所愿之地,便是源自一处。  初春风景,无语凝噎,打破这种安宁局面的仍旧是那群死皮赖脸的魔教黑衣人。阴魂不散的少乙在苏泥雪的某一处断崖上徐徐而下,像极了以前师傅给我讲的俗套故事的开局,还是漫山的黑衣人,还是一脸的面无表情。江湖纷争之事,有时候真让人觉得是无限的狗血剧情在重复。  不过这一次,首先出手的竟然是我们的燕宁,他从我身边越过,一脸自信的表情仿佛在说,“卢大哥,他们好烦哪,不就是要打架吗,咱们索性不和他们啰嗦吧!”我在回味燕宁的表情时,许氏姐妹就已经拔刀相向了。  苏泥雪舞,刀光剑影,这才是所谓的江湖!  少乙的功夫,不过数”万千苦雨”和“拆字经”最为厉害,这个我和燕宁早就见识过,而燕宁功夫里的“分羽秋毫”,“兰花玉扣”,其轻功和指法经山人前辈指点,已是炉火纯青。挑战少乙,胜券在握。许氏姐妹轻松迎敌的时候,我和莘见还在观望着。  苏泥雪的天空慢慢阴暗下来,那种暗色和魔教黑衣人身上的颜色相近。少乙就是在这个时候使出“拆字经”的,他像忍者般分身成三人围住了燕宁,我和莘见眼疾手快,拔出灵隐仙居冲过去,只一招就刺中了少乙分身的要害。燕宁两招“兰花玉扣”,重扣少乙。等许氏姐妹和我们汇合的时候,少乙的手下狼狈逃逸,魔教黑衣人已龟缩成一团。  瓦族人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我们视野的,不过,苏泥雪下的瓦族人手持武器不是来帮我们祛除魔教的,他们的目标竟是我们五人。天知道那些少数民族的人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居然追着我们不放。  还好许林熟悉这一切,是她率先喊着要我们逃跑。许林拉着许域,燕宁一道,我拉着莘见一道,在黄昏阴冷的空气里,我们第一次如此狼狈前行,落慌而逃。江湖诡秘,我们算是领教了。  仓皇出逃的感觉很奇妙,尤其是被那么一大群我们并不熟悉其目的的人追赶,更是紧张刺激。等我们逃出苏泥雪的地界后,每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莘见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一脸忍俊不禁,我正要问她为何取笑我时,燕宁和许氏姐妹居然放声大笑起来。看着他们几个人在笑,我也忍不住了,遂和他们挤在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苏泥雪外的空气里漫动着我们活跃的气氛,刚吐出芽儿的植被在泥地里蔓延不停,初春的风吹拂着苍天大地,云雾里的山石都变得苍茫起来。莘见在一阵朦胧的意境中拉着许林在漫步,他们的步伐似走非走,宛若游行,轻灵的有如燕宁使出“分羽秋毫”的韵味。我们两个男人,呆呆地仰望着苍林竹翠间的飞鸟,内心一片空明。这是我们远离苏泥雪后,看到的最美丽风景。  我再次念起了“苏泥雪”这个词语,不免对“心中所愿之地”又充满了厚厚的憧憬之意。究竟是谁在谁的鞍前马后,劳顿不停,又是谁在谁的罗裙柳带外,不离不弃。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江湖久远,漂泊的此生,既咫尺又漫长。所谓遇见,不过倾心倾城,有幸浮生。  还是许域把正在沉思的我撞开,她一个机灵闪在一旁,燕宁便没有抓住她。许域笑嘻嘻的跑开,莘见走过来,燕宁又乐呵呵地跑过去。朦胧的烟雨就是在此刻倏倏的下了起来,许林妹妹说到,“这个节气的天空,会突兀的下起细雨,很正常。”许域听了,倒是大笑一声,似乎极为欢喜。  我正仰望着纯净的如瓷碗般的天空发呆,低头时,莘见已行到我身前为我撑起了从梅林山上带来的斗笠。外面的时节细雨纷飞,红瘦绿肥,而我看见的莘见,她的脸上却洋溢着干净的晴朗感觉。到底哪个地方才是我们心之所向的苏泥雪,呵呵,也许莘见知道。  江湖三月出梅林,此生唯爱苏泥雪!这个,我们都知道…… 共 38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大小不一样是什么原因?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市治癫痫病去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