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川信息网 > 健康

你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科学的价值

发布时间:2019-07-12 18:21:12

你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科学的价值?

你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科学的价值?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你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科学的价值? 你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科学的价值? Posted on 2015年6月3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图片说明:科学能够帮助解释宇宙的奥秘,但是你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科学的价值?图片来源:在世界各地,有关科学对国家经济有巨大贡献的报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从英国到美国,甚至到发展中国家。在澳大利亚,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ffice of the Chief)最近发布了一项有关科学及其对国家经济贡献的分析,发现科学每年的价值为1450亿澳元左右。科学(及相关部分)有必要在金融或经济方面对自身予以解释,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但是在这么做的时候,我们需要小心,以免误认为这是总结科学价值唯一(或最差或最好)的方式。当说到对科学价值的判定时,我们应关注美国环境科学家和思想家Donella Meadows所说的关于我们如何看待指标问题的见解。指标来自于价值(我们衡量我们所关心的),它们创造价值(我们关心我们所衡量的)。通常所选的指标都很差,指标的选择是一个系统行为的关键因素。关于科学价值的许多公开辩论,都被衡量科学价值的方法是实实在在的经济影响这一假定所劫持。我们现在似乎面临这样一种状况:对于科学福利的非经济论据冒着被打上烙印的风险,这一烙印说的好听点是优雅天真或与世隔绝;说的难听点是麻木迟钝、无关痛痒和自私自利。但是将科学的地位降低为仅仅是经济的仆人,这是对科学发展的一种巨大阻碍,而且对社会和科学来说都不利。在此我们有五种方式来认知和欣赏科学对社会的影响和冲击,这远远超出了经济学中沉闷枯燥、死气沉沉的成本效益方程式。测试并展示理念及完成它的伟大工具科研企业的机制屡次证明了他们的价值。挑战性假设的公式,以及我们用来测试这些假设的愈加复杂的方法,连连被证实为查明世界事物的有力工具。科学方法以一种不同于我们自然倾向(自然地建立联系并作出错误总结的倾向)的方式,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例如,相关性和因果关系的问题,以及如果不运用严谨科学的统计推理我们会如何搞砸它。科学论证保护我们并把我们从自身中解救出来科学思维和论证——社会和制度资本通常与之相伴——将我们从迷信、离奇的思维和肆无忌惮的权利追求者的控制中解放。在识别各种邪恶的形式时,科学一直是我们的向导、我们的宝剑和盾牌。它让我们想起抽烟与疾病之间的联系,人为引起的气候变化;或让我们警醒到赌博的第一规则:庄家永远是赢家。在挽救生命或阻止气候变化的影响方面,科学对经济有利益。但这不是科学为我们个人带来的首位或最重要的影响。激发、激励并使人愉悦通过推进可能的界限,科学不断地激发人们的潜能,这不仅仅是梦想,而是将我们最雄心壮志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现在人们活到70或80多岁是极为常见的事,心血来潮时,我们很容易立即和地球上任何地方的人进行交流,甚至我们已经脱离了地球本身。在上快速搜索最流行的科学站会出现许多与空间相关的材料、关于事物运作的讲解以及一般的科学故事总汇。即使提到了经济效益,它们通常至多也是事后添加的。在我的大学,YouTube频道最流行的视频是一个关于宇宙的重大未解之谜的物理讲座,是的,就是一个讲座;一个在5年前以低保真度拍摄的时长一小时的讲座。科学带来的鼓舞人心的影响是巨大的、无处不在的,且决不仅仅局限于对经济有争议的贡献。这仅仅是有形的、更明显的一面。挑战现状并鼓励反思在科学方法和论证的指导下,没有一个话题会因理性的辩论、讨论和异议从桌面上消失。在科学领域只要思考方法是科学的,就没有禁忌的话题。这种精神允许我们挑战基本准则所依据的假设,而无需担心会有不合理、反对的想法莫名地影响我们。例如,科学论证的应用使我们发现太阳并不是绕着地球转,还意识到人类性别超过了两种直接的生物学表现。更进一步,对科学思维适当应用的尊重,意味着我们接受对自己作为物种这一信念的根本基础的挑战。没有比澳大利亚哲学家Peter Singer的深刻剖析(关于我们阐述不会对自己进行而对非人类物种进行的论证实验的理由)能更加有力地面对上述观点。是的,润滑日常生活的经济车轮很重要,但是反思并质疑我们如何理解是什么构成了人类,这是你银行经理很难估算的。意义,价值和最好的自我表达我们已经知道科学将我们从迷信、无知和歪曲影响的专政中解放出来。科学尽其所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探索和了解这个有形宇宙中所有事物的模型。但是科学及其产物也会为我们提供一种工具,让我们思考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也是神秘的)。科学可提供一种不依赖信念、权威及教条主义的神秘感与连通性。它可提供一种对宇宙万物的规模,以及我们与它的位置关系(从次原子到银河之外)的谦卑的、观点粉碎的感觉。我这么说不是要篡夺对于一些人来说非常重要的宗教的地位。在这一点上,我认同美国物理学家和作家Alan Lightman的说法:科学不显示我们存在的意义,但是它确实为我们揭开了一些面纱。对于像我这样的无神论者,我更容易被美国天文学家Carl Sagan的遗孀Ann Druyan说的话所打动,她说Carl视科学为一种“见多识广的崇拜”。科学在无需神的支持下,可为我们提供一条连接比我们自身更大、更深刻事物的道路。那么无论如何……我并不是个理想主义者,并不认为钱根本不重要。钱重要,非常重要。但是毫无争议地接受金钱是衡量社会价值最重要、最实际或最成熟的方式,这不仅贬低了社会价值,也是违反常情的。科学让我们明白,我们不仅仅是经济产量和经济贡献的总和(你有经常听到过爱因斯坦,牛顿还是居里夫人赞美他们对经济的贡献么?)科学让我们接受了理想主义是正确的甚至是有益的这一看法。科学像高雅文化(想想音乐、诗歌、文学、绘画之类的)一样是文化和文化认同的本质。我们明白知识本身具有其内在的价值,科学为我们这一类人提供了避难所。我们认为用超脱世俗(增加薪水或推进贸易等世俗的标准)的指标去评价人类的努力时,它(人类的努力)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是的,可以通过科学对GDP的贡献来衡量其益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理应如此。(科学之家,译审:Kong)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爱情荷尔蒙 的黑暗面—与酒精作用的相似之处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抚州整形美容专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南充三乙医院哪家好
南昌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