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川信息网 > 星座

爱琴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4:50

一  “叮——咚!”  沉浸在热吻之中的张医师和小童,被一声悦耳的门铃声惊扰得急忙分开了。  “谁呀?”  小童非常不耐烦的大声问着门外。  “服务员。”一句女声传了进来。  小童非常不情愿的离开了张医师怀抱,跑了几步,到了房门跟前,把眼睛紧紧贴在猫眼上,看见了一个矮个、身着绿白工装的中年女人,连忙隔着门问,“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打扰您了,我是给您送水果的。”  小童没有说话,随手打开了房门。  “这是我们酒店今晚送给您的水果,请享用。”  服务员无声的进来,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托盘水果递给堵在房门口的小童。  “哦,谢谢。”  服务员递过水果,职业性的笑了笑,接着,眼角飞快的瞟了一眼比自己身高半头、衣衫不整的小童,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个女人可真耐看啊,接着,后退一步,转身离开了房间。  张医师看着端着水果的小童,没有好气的说,“什么狗屁星级酒店,影响我们工作情绪,我要是老板,非把这个程序给取消了不可。”  小童把托盘放在墙角的茶几上,一个跳跃,扑在张医师怀里,说,“来,继续战斗!”  这是上海站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  小童是提前一天从省城学术会议上溜号到这里的。  张医师则是这天下午下班以后从市立医院赶到这里的,他对妻子费老师说,去南京会一群大学同学,大家在一起共度周末,其实,南京他是到了,但是,他仅仅和这列动车组在南京站停留了一分钟,也没有下车,接着就一直坐到了终点站。  小童一边抑制不住的呻吟着,一边伸手打开了“请勿打扰”的开关,接着,关闭了所有的光源。  整个房间顿时融入一团夜色的包围之中,小童和张医师分别打开了自己的身心,恣意放任着自己,彼此享受着造物主赋予对方的造爱乐趣。  冬夜的月色,穿过都市的喧嚣,透过厚重的窗帘,俯视着这对人间男女,给他们送上了默默的祝福……  光明重新莅临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一点了,被情爱浸润过的这对男女,离开房间,来到了位于顶楼的酒吧里。  所有的城市喧闹都被负责任的门窗给隔离在外面,酒吧一角,一个年龄偏大的白胡子外国男人一边弹奏着钢琴,一边用低沉的男低音动情的吟唱着缠绵的歌曲,黑色的钢琴旁边,一个身穿日本和服的姑娘在非常认真的拉着小提琴,给拥挤但是很安静的一对对不同肤色的情侣送上了沁人心脾的旋律。  小童举起自己的酒杯,甜美的看着张医师,低声说,“来,祝你的网站成功运行五周年!”  张医师笑了,反问着,“怎么是我的网站啊?应该是我们的网站。”  “呵呵,你是老板嘛,当然是你的网站喽,来,干杯。”  “好,反正我是说不过你。”张医师也举起酒杯,深情的注视着对面的小童,“祝愿更多的人们不再疲惫的活着。”  小童点点头,说,“OK!祝愿更多的人们更加真实的活着。”  “祝贺我们的网站收入实现7位数!”张医师接着兴奋的说。  小童也热情高涨的附和着,“祝愿我们的网站收入早日实现8位数、9位数!”  “叮,叮。”  两只高脚酒杯亲切的触摸着,然后把各自的祝福传递到了对方的身心里。      二  五年前的一个冬夜,在浩瀚的网络世界里,出现了一个新域名,中文名称为“情爱链接你我他”。  网站背景音乐是邓丽君演唱的《但愿人长久》,首页上飘逸着一段玫瑰色的粗体字,内容如下:  “这是纯爱,不是买卖,这是互相呵护,这是互相关照。这更不是低俗。如果说这是低俗的话,那么,这个社会人人都低俗,既然人人都低俗了,那么,所谓的高俗,就是虚伪,就是自残,就是扯淡!”  办这个网站的创意,来自于费老师2004年元旦过后去新西兰第五次探亲。  费老师和张医师都是苏鲁豫皖结合部一个县城里的人,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班同学,同一年参加了高考,一个进了师范学院,一个进了医学院,毕业以后,费老师在离老家县城二百多里的一个市的市郊中学教政治课,张医师呢,也被分配到了费老师所在的市,在市立医院当了医生,一年以后,在众多亲友的热情见证下,他们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费老师个头不矮,在一米七五左右,尽管肤色较好,但五官长相一般,从面相上看,费老师比张医师显得老气,实际上呢,费老师的岁数还比张医师小了半年。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费老师全家就都先后移居到了这个地球的南半球生活了,据说是去继承她父亲的一个远房表叔遗产的,据说他们到达南半球以后,生活质量迅速步入了巨大变化的轨道,无论是房子车子还是票子等等,该有的、想有的,全有了,据说他们最发愁的、最令他们寝食难安的一件事,就是怎么花钱,按照他们的说法,全家20多口人,三辈子也花不完表叔留下来的钱。所以,他们就什么事情也不做了,唯一的任务就是花钱,就是锻炼身体,就是享受人生。  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费老师就成半天的站在北半球的中国家里,望着墙壁上的地图发愣,眼睛盯住南半球一圈蓝幽幽海水烘托出来的新西兰,看着看着,就流下了思念的泪水,在那里,有她女儿和儿子,有她80多岁的父母亲,有她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以及他们的儿女们。  费老师每四年去探亲一次,一次在那里过上200天左右,回来以后,还要难过100天左右,才能使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基本恢复到正常状态。  费老师每次去探亲临出门的时候,都要趴在张医师的肩膀上哭上半个钟头左右,接着,拍拍张医师的脸,又拍拍张医师的屁股,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说话,“哎,你要是憋不住的话,可以去找女人,记住,要找干净的,还是那句话,不要把心交出去,不要把病带回家。”  费老师是干部子女,耳濡目染的环境使她很早的就领会了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堵,不如疏。  费老师心里明镜的很,所谓道德,在自然人的本能需求面前,始终是苍白无力的,古今中外,也从来没有真实的例外。  费老师的每一次交待,张医师都故意不当一回事,哈哈一笑,说,“切,不就几个月时间吗,我能挺得住,老婆你放心,应该属于你的东西,都给你好好的保存着。”  对于张医师的每一回不当一回事,费老师都回之一笑,眼神复杂的盯住他滔滔不绝的嘴唇看了又看,连一个字都不愿意说出来。  自己的男人自己最了解也最理解,张医师不吸烟,很少喝酒,也不赌博、不吸毒,睡觉也不打呼噜,在家里就连放屁也都急忙的去卫生间里解决,完了立马打开排气扇吹走。平时,除了上班就是看业务书,如果说有爱好的话,那就是和老婆做爱了,而且这是他唯一的爱好。他们一般每周做爱两次,有时三次,要是遇到了费老师的特殊日子,就戒欲一周左右,然后再补偿回来。这个规律包括履行的程序等细节几乎是雷打不动的,已经随着婚龄的累加逐渐固化。  更何况,他才刚过40岁呢?  其实呢,在以往的费老师奔赴南半球探亲过程中,连头带尾都算上,也就过了7天左右吧,张医师就开始找女人了,有时去洗浴中心按摩房,有时去夜总会包厢,一手交钱,一手办事,两清以后,各自拜拜,没有任何瓜葛,也不会造成任何后遗症。  相处很铁的哥们都劝他找个相对固定的情人,可是,他一听这话就摇头,说,“嗨!情人太累,二奶太贵,还是小姐最实惠。”  费老师第五次探亲的一天夜里十点多钟,张医师和费老师通过越洋电话,抹掉眼角的湿润以后,突然有了灵感,心里想,在这座城市里,夫妻短暂分居的家庭肯定不止我一个,长期分居的夫妻也不在少数,至于同床异梦的夫妻、婚内分居的夫妻,那就更多了,即使夫妻总体恩爱的家庭也有彼此不愿吐露、不能吐露的烦恼和隐私,也有审美疲劳的倦累,那么,全省、全国呢,肯定更是多了去了,他们的情感满足问题、心理需求问题、精神依靠问题等等,都是怎么解决的呢?呵呵,鸡向后挠,猪往前拱,肯定是各人有各人的渠道了。  渠道?  渠道,渠道……  张医师从卧室走到客厅,从客厅又走到书房,满脑子都是“渠道”两个字。也就走了五六个来回吧,他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老婆打来的,就连忙摁了接听键。  “哎,干嘛呢?”老婆的语调软软的,绵绵的,犹如江南的雨丝。  张医师立马浑身荡漾着暖暖的春意,尽管时令正值数九寒冬,“我……我在想事呢?”  “想什么事?”  “想……想你呢?”  “真的?”  “嗯。”张医师回答的态度很肯定,也听不出来有丝毫的虚构成分。  张医师看看客厅墙壁上的电子钟,已是晚上十点二十五分,新西兰比北京时间要早四个小时,她那里应该是下午六点二十五分,太阳也许还没落山呢。  此时此刻,南半球正是炎热的夏季。  身处空调房间的费老师感觉浑身上下燥热无比。  “啊?太好了!我也正想着你呢!哎,男人,老公,我……我浑身难受……就从刚才放下电话以后一直到现在,就一直难受……”  “……怎么个难受呢?哪里难受呢?嗯?”  “……嗯……坏蛋,哪里难受你都知道……你都使用一二十年了,还装什么蒜啊……哎哟……”  受到老婆情绪的感染,张医师浑身都被欲望烧灼的膨胀起来了,连忙对着手机小声的缠绵,“你电脑开了吗?”  “电脑?没有啊?”  “快把电脑打开,把视频打开,笨蛋。”  “好,好,就是,唉,我怎么这么笨的呢?”  接着,一根数据线,把北半球和南半球的两个电脑连接起来了,张医师和费老师这一对合法夫妻开始了视频交合……  一番缠绵以后,费老师恋恋不舍的关了电脑,一步三回头的去睡觉了。  但是,张医师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满脑子都是渠道、互联网、分居、性饥渴、性冷淡、性虐待、审美疲劳、爱情补偿心理、婚姻捆绑的疲惫与无奈以及无助、人性化、减压、倾诉、倾听、宣泄、道德苍白、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等关键词语。  他一边下意识的用手指尖敲打着键盘,一边看着黑乎乎的刚才还在显示着老婆身体零部件的屏幕,接下来,打开抽屉,抽出一张纸,一边写着,一边画着,一边想着,渐渐的,他的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政治家的一个创意可以改写现实进而改写历史。很遗憾,张医师不是政治家,但是,他的这个创意却可以改变一部分自然人的生活,可以改变一部分人的精神生活质量,进而可以间接的造福于社会,间接的帮助一部分人真实的活着、身心轻松的活着。  窗外的天色已经大亮了,楼上的邻居已经西里呼噜的上厕所洗刷口腔手脸的准备外出晨练了。  张医师慢慢的把自己的尊臀从电脑转椅上面移开,接着,把自己一米八二的个头直立起来,再接着,站立、伸臂、扩胸,期间又打了几个舒服的懒腰,然后才开始兴奋的准备着自己的早饭。  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里,张医师仍然被这个创意继续的折腾着,身心几乎一直持续着兴奋状态。  他是个做事讲究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干了就要干好的家伙。这些天里,他除了上班时间还算比较老实以外,一旦到了下班时间,就象射箭一样冲出了科室,弄得科室里的进修生、实习生们尤其是那些卫校还没毕业的小丫头准护士们对他又是撇嘴又是挤眼的瞎猜疑、乱指责。  张医师没有丝毫的兴趣理睬他们的打情骂俏和胡乱猜疑,他在干正事呢!  他找了几个老朋友和小朋友,找了几个男朋友还有女朋友,期间,喝了几场酒,熬了几个通宵,论证了有关方面的问题,疏通了有关方面的关系,一阵辛苦以后,一个名叫“情爱链接你我他”的网站就隆重的开张了!    三  真是好事多磨,万事开头难啊!  没有想到的是,开张酒喝过以后,一连十一天时间,网站没有一个人登陆,也就是说,没有一单业务。  在第十二天的晚上八点多钟,终于取得了登陆者零的突破!  然而,更令张医师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登陆者竟然是自己所在科室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尽管没有报出来真实姓名,但是,邮箱等联系方式太熟悉了,尤其是自己非常熟悉的QQ号码的后四位。  看到这些资料,张医师心头抑制不住的好一阵狂喜,好一番慌乱。  面对这个首位登陆者,张医师狂喜又慌乱以后却又犯愁了,因为,没有男性登陆者,没有男性登陆者就没有匹配对象。  但是,即使有男性登陆者,匹配也非常困难。  因为,这个首位登陆者的交友标准简直就是瞄准他张医师制定的:男性,年龄40岁以上,身高一米八〇以上含一米八〇,体重八十公斤至九十公斤含八十公斤,身体健康、无传染病、无不适合自己嗅觉所需的体味,五官端正且不影响观瞻,文化医学类本科及其以上,户籍本市,目前独居,没有吸烟、嗜酒、赌博、吸毒、打呼噜、不经允许放屁等恶习,爱干净。不谈钱,不谈礼物,更不在名分之类方面扯淡,只谈情。认真遵循交友规则和交友程序,即使是非常熟悉的人,但在公开场合也应掩饰严密,并且要像爱护生命一样绝对保守交友秘密。约会地点: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谁赢到谁指定地点。非诚勿扰,否则后果自负,外加一左一右两个力度很大的耳光。   共 2130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如何进行癫痫的预防保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