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川信息网 > 体育

明月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9:03

(一)  今天是我来到沧流国的第三十天。明月高悬,天风清冷,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我叫明茉,来自一个叫珈蓝的国度,我们的国家在大海之上,岛屿星罗棋布。大家平日里都靠海为生,船只四通八达。我记得上个满月的时候是我们珈蓝国一年一度祭拜海神的日子,希望来年海神可以保佑我们收成满满,不受灾害的侵扰。而我因为出生在中秋之夜,所以这个国家的人都希望由我来做祭拜海神的圣女。  可是那晚当我们把纯净的莲花灯放入海中,把写满祝愿的孔明灯放飞天际,我们双手合十紧闭双眼虔诚祈祷,等来的却是漫天的风隼和钢筋铁骨的战舰。我不再是那个父母眼中的夜明珠,珈蓝王国的小公主,而是变成了家破人亡的俘虏,沧流帝国的阶下囚。  当时的兵马大元帅,官拜为王的琅轩可能是为了炫耀这场胜利,展示帝国的神威,他没有杀我,而是选择把我带回府中,用做一名婢女的方式来羞辱我。  从一个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小公主到如今成为他人侍女唯唯诺诺,我甚至想过以死明志告慰父母在天之灵。今夜又是个月满之夜,也许我可以借着月光的偏爱,把自己逝去的灵魂附着在风中,把我送回那个朝思暮想的国度。叶落归根。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但我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啊,站在这楼阁之上,却没有勇气纵身一跃就此诀别。与其浮云般从这世间淡然消逝,为何不能卧薪尝胆,报父母遇害、国家破灭之恨。  对!我要报仇!  (二)  从那日起,我每天忙碌在府中,端茶倒水,半点不敢怠慢。有了复仇的信念在心中支撑着我,我也愈发表现的像一个认了命的小婢女,勤勤恳恳,轻言少语。  后来不知怎么的,当今皇帝知道了我被带回帝国的消息。这才让我知道当初出兵之前他千万叮嘱琅轩王斩草除根,一定不要留下一个活口。这位强硬霸道的皇甚至与琅轩王大吵了一架,要他一定将我杀人灭口,以绝后患。我实在不知道我有什么祸患可言,难道他有通天的本领,甚至可以窥探得到我内心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  但是琅轩王并没有选择谨遵王命,而是为我改头换面送进了偏殿。我越来越发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偏殿里我不再是一个婢女的身份,反而陆续派来了悉心教导我琴棋书画、礼仪神态的师傅。  慢慢的我长大了,眉清目秀,气质淡雅,模样像极了我的母亲。我已从小时候刁蛮的小公主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大家闺秀。  只是他们似乎连略施粉黛都不许我。  (三)  今日好像与往日有些不同。  一大早,琅轩王府的陈总管突然来了院子,给我带来了一套洁净素雅的白衣,和一些简单的衣装配饰。他告诉我从今天起我就是琅轩王已故堂姐的女儿,并给了我一册竹简,上面记载了她一生的诸多往事。陈主管要我一字不差的把上面的东西都背下来,三日后去参加现任太子妃的遴选。  这件事发生的好仓促,似乎连琅轩王都是临时起意,我默默地翻开竹简,记住了那个叫做央桑的女子。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岁月里,她将成为我母亲的名字。  可是好像有些事情琅轩王并不知道。  “当当当”,门外响起了三长两短的敲门声,我知道,一准又是飞廉借着夜色的掩护跑来找我。我起身打开门,看到飞廉怀里搂着一小袋点心,急急忙忙闯了进来,一股脑把东西塞到了我的手里。  “你呀,都是当了少将的人了,还是这么毛毛躁躁”,我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飞廉。  忘了说了,飞廉是当今兵马大元帅——也就是琅轩王的儿子,自幼习武天赋异禀,后来帝国的攻坚利器风隼研究成功,他又加入征天军团四处征战,立下赫赫战功,官拜征天军团二部队长。  没错,这就是我来到沧流后想到的复仇方式。即使我能杀得了这个狗皇帝,一样会有新的人上位,沧流依然可期万年盛世,我的国家也一样还是受人奴役的结局,我希望通过掌握军队的方式,来颠覆他自以为是的统治。所以我选择了飞廉,因为我知道他的能力早晚会继承他父亲的帅位,更知道他喜欢怎样的女子。  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四)  似乎我的不施粉黛,都成了命格中的一部分。  从来以素面示人的我,似乎恰好契合了飞廉的心意。因为常年从军又家教甚严,我几乎成了他唯一能接触到的并非侍女的女子。但是他又知道以父亲的性格必不会同意两人的交往,门当户对的结合才能给予他的家族千秋万代。  我其实也很不屑于自己这样的行为,曲意逢迎欲拒还羞,可我一介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又能怎样去实现复兴家园的梦想。飞廉不止一次的告诉我,等他真正成就了军中的威望,在朝中站稳脚跟举足轻重,他就正大光明的和我在一起,给我一个将军夫人的名分。  可是从我来到沧流的那天起,我的命途就不属于我了啊,如今突然要我入宫去选什么太子妃,我能有什么拒绝的权力。我没有,飞廉也没有。他言之凿凿的承诺即使我去当了太子妃,他也会在统帅三军之后把我抢回来,我心不在焉地应付他的海誓山盟,却明白几年的经营都要就此化为泡影。我不甘心。  如果有一天在这片土地母仪天下,那是不是百年之后就可以有机会改朝换代,复我珈蓝。  (五)  我是沧流的琅轩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终于让我等到了可以把明茉送进宫中的机会。  六年前云浮山的圣女启奏陛下,说她推算命运之轮,珈蓝国会在未来动摇自己的基业。云浮圣女已存在千年,每位圣女都是被命运选中的人,也都将为承接天意于云浮圣殿之上推算命运,孤独终老。  当今圣上派我领兵出征,将祸源灭于未然,我带兵横扫珈蓝片甲不留,但唯独带回了国王的小公主。不知怎么的被纯煌帝听到了消息,我只好把她送入偏殿,对外宣称是已故堂姐的女儿。  其实出征前我曾收到云浮圣女的飞鸽传书,她告诉我祸源的根本在于珈蓝国王的小女儿明茉,万事如何决断,让我自己好生思量。我本打算想办法助她入主后宫,搅乱纯煌帝的命格纹理,奈何我这位皇兄实在是痴情之辈,只愿一生独守白薇皇后,不再纳妃。  最近一段时间廉儿去偏殿的次数越发频繁了,怕是已经对明茉动了感情,还好真岚太子终于到了婚嫁之年。我前几日专门奏请圣上为太子选妃,早日为帝国诞下皇子,保我沧流千秋万代。  (六)  我是真岚,当今纯煌帝的儿子,沧流帝国的太子。  前几日父亲接受了琅轩王的奏请,要为我遴选太子妃。我并不想结婚,更不想以这种方式选择自己未来相伴的人,可是我的父亲是何等的专横霸道,他决定的事情由不得我去争辩。我只能期待可以遇到那个人。或者说像那个人一样的人。  我其实都说不上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愫。那日我到飞廉的府上,听闻悠扬的琴声从偏殿传来,我从中听出了浓浓的思乡离愁,想看看是何人在此以琴抚心。那一袭白衣,一份淡雅,不禁让人为之黯然神伤。似乎从那天起她就住进了我的心里,让我欢喜让我忧愁。我后来又曾断断续续去看过她几次,只是远远地看着,看她抚琴作画,温书静憩。  也许是我的祈祷被上天听到了!今天在大殿选妃的时候,我真地看到了她的身影,盈盈而立,比起那些胭脂俗粉不知好了多少倍。三千粉黛无颜色,无施胭脂亦倾城。我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居然是当今兵马大元帅琅轩王的外甥女。  我不敢明目张胆的只选择她一个,父亲早已对琅轩王兵权在握有所忌惮,我若是再专宠她一个,怕是这王朝都要落得改朝换代的下场。  (七)  事情好像远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的多。  虽然在朝堂之上真岚太子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对我的喜爱,但我能感觉到他常常把目光聚焦在我的身上,好像要一眼看到我的心底。  我最终是被选入了宫中,虽然只给了我一个侧妃的名分,太子妃是当朝宰辅慕容修的掌上明珠,朝堂之上唯一能和琅轩王分庭抗礼的帝国重臣。剩下的就是看我如何能抓住太子的心,以求百年之后能母仪天下。  才没几日的时间,太子就差了人过来接我过去,四抬大轿,偏门而入。太子爷一身儒装,居然起身抬手要扶我下轿。世家之中浸润多年,太子的威严岂能这般冲撞,我当即拜倒在旁,请求太子莫要折煞。  之后的段落里,真岚握着我的手,给我讲述了那份单薄的初见,我在亭中抚琴,他在门外闻曲,我在院中临摹,他在远处端详。他更愿意把这份感情当做命运的眷顾,甚至在前几天请了云浮山的圣女为两人的命运卜卦,本来南辕北辙的两颗命星,竟然注定因为今生的交汇闪耀星空。他因此深信不疑,并表示终有一天要弥补给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  我曾经以为飞廉是我命途的同路人,为什么现今又出现了这样的变数。我只知道从此之后真岚就时常来我的寝宫,似乎都冷落了那位正宫大小姐。  (八)  我是云浮山这百年的圣女。我已不记得自己的本名是什么,只知道这沧流的万千子民都称呼我为雅燃圣女。  自从上届圣女沾染情欲被逐下云浮山,赐三丈白绫而死,尚在幼年的我就成为了新的天选之人被送入山中,跟闻天师傅一起学占卜推算,休七情六欲。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特别之处在那里,只知道我的命星轨道终究会通向云浮,我也不得不离开我亲爱的的哥哥。  是的,我的姐姐就是那个“大逆不道”的上届圣女,而我的哥哥正是当时的军中新星,现在的当朝兵马大元帅,琅轩王。那时的他只是庶民之子,凭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在讲武堂独战群雄摘得桂冠,又因为杀伐果断屡立战功一路扶摇直上,直至今日。  我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是天选之人,我只知道从离开哥哥的那天起,我将负责推算整个王朝的气运,却独独不会再拥有属于自己的命运。我的命运之轮就此戛然而止。  父母早年葬生于战乱,琅轩一直把我和姐姐当做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可是如今姐姐魂断云浮,我又注定孤苦,我能深切的感受到他内心所有的痛苦和煎熬。所以我一定要助他早日打破天则,荣登大统。我让哥哥把那颗煞星带回府中,又告诉太子两人是命中注定的相逢。  听说我六年前推算的煞星已经入宫当了太子妃,看来沧流王室的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了。一旦开启,不死不休。  (九)  我是纯煌,当代帝王,沧流之主。  从当初见到那个意气风发的讲武堂第一,到看着他不断立下赫赫战功官拜为王,已经二十年之久了。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可以把人从青颜变成白发,也可以把一个人从忠心耿耿变为野心勃勃。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可他实在是个万古奇才,不仅技艺超群,还深受三军将士的爱戴,二十载南征北战居然未尝败绩,让我沧流从一个国家变成了统领八荒的帝国。放眼云荒,无人不朝。  所以我只能想办法来牵制他。  我知道他因为父母早逝,把所有的爱都给予了他的姐姐和妹妹,她们就是他的逆鳞,我不会动。但我可以选择以天意的方式把她们放在眼皮底下,让他投鼠忌器,只能选择衷心于我。这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就是国之利刃,掌控不了就会落得引狼入室的下场。我决定赌一把。  当时我知道他的姐姐雅曦已有了心仪的男子,但没想到她的性子居然这般刚烈倔强,即使她知道身为圣女如若跌破七情六欲必将为天地所不容,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为爱奔逃。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何况她的那位海誓山盟的情郎,根本连出现的勇气都没有。三丈白绫之下,她怕是早已心如死灰,所以才笑的那般解脱。  接着“承接天命”的又是他的妹妹雅燃。  可我为什么觉得这盘棋下的越来越失控了呢?  (十)  太子殿中,挂着这样一幅字——“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  我不止一次看到真岚站在字前眉头紧锁,仿佛上面有什么化不开的忧愁,有一天我终于鼓足勇气问他这墙上的字究竟是何含义。“当你把眼光放于一间庭院,你能看到的也不过是这百尺之堂;当你可以放眼整片云荒大陆,你看到的将是黎民苍生,胸怀的会是整个天下。”  可惜我懂,他并不能拥有天下,他甚至都只是个名存实亡的太子。所以他才是这般壮志难酬的不甘。与他相处的越久,我越能理解他的苦衷,他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有很多的抱负也希望能实现,对纯煌帝的暴虐甚至有所不齿。但当今帝王乃是天选之子,把一介小国发展到如今的四海八荒,也许千秋万代也并非不可能。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他了,这样是不对的,我还背负着抹不去的血海深仇,如果我就这样臣服于温柔乡,我那些无辜身亡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整个珈蓝的子民岂不是枉死于天下?  入宫一年多来,真岚最初的时候还知道照顾一下太子妃慕容碧的情绪,时常到正殿去看望关心,后来就干脆常住在我的寝宫。有时与真岚在花园散步时碰到慕容碧,都能注意到她瞟过我们时怨毒的眼神,我觉得这应该是个机会。如果我能瓦解掉慕容修和纯煌帝的同盟关系,让当朝宰辅和兵马大元帅通力合作,相信夺得区区沧流应该不在话下。 共 1043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和哪些要素相关-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最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