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川信息网 > 科技

妙手狂医 第1168章 大义灭亲〔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9:27

妙手狂医 第1168章 大义灭亲〔下〕

“爷爷。<-》”

欧阳豪大惊失色,拼命挣扎却果,意识到爷爷不像跟他开玩笑,也跟往常不一样,这才是他所害怕。

面对欧阳豪的叫喊与求饶,欧阳老爷子并没动容,依旧沉着张脸站在那。

欧阳幸月也静静地站在那。

叶天很清楚自己今天被请来的原因,就是来看戏的,来作见证的,当然,他很好奇欧阳家的家法是什么,对此挺好奇。

看欧阳豪那变色的脸,叶天就加好奇欧阳家的家法是什么,能令到欧阳豪如此慌张害怕,想必不简单。

很,有管家将欧阳家的家法请上来,待叶天看清楚时,顿时语,所谓的家法就是一根木棒,瞧那木棒的颜色,应该有些年头,闹不好可能是个老古董,祖宗传下来的东西。

那根木棒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棒球棒,长度应该差不多上下。

这也算是家法?

叶天不知说什么好,被雷得不轻,这根所谓的家法棒极有可能是当年欧阳家的祖先随意从某个地方,或者山上找来的一根普通木棒。

多年传下来,普通木头也已变成古董,何况那应该不是普通的木头,若是普通木头,多年下来,老早就断了,哪还能执行家法?

“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欧阳豪挣扎果之下,只能开口求饶,他实在不想被家法伺候。

欧阳家的家法,自他懂事之日起,就一直没动过,爷爷动了家法,也等于是他动了真怒。

“畜生,跪下。”欧阳老爷子将家法棒从管家手里接过后,对着欧阳豪就是一声令喝。

欧阳豪一边求饶一边却又狠毒的眼神盯着叶天与欧阳幸月,他有今天,都是他们两人的杰作。

“爸。”关键时刻,欧阳政仁进来,他不希望儿子被打。

欧阳老爷子沉着张脸问:“你想保这个畜生?“

欧阳政仁老脸通红,养不教,父之过,老爷子如此骂,也等于骂他。

“爸,欣年纪还小,不懂事,你就放过他这次吧,我向你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

“放过他?你知他在外面做过些什么吗?”

欧阳政仁被问住,他还真不太清楚儿子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

“杀人放火,三番四次勾结外人对付自己人,这样的畜生不该死?”

欧阳政仁倒吸凉气,毫疑问,老爷子这番话说得很重,杀人放火,这可是重罪,是死罪。

“你生的好儿子,整天只知勾心斗角,连自己儿子都教不好,有那时间还不如想想好好怎样才能教好你这个儿子。”欧阳安南今天是真的动怒了,说出的话越来越难听。

欧阳政仁老脸挂不住,老爷子的话疑是在打脸,几十年来,老爷子从未如此说过他,直言说他勾心斗角,不务正业,这话还不够重吗?

老爷子为了一个外人而说这么重的话,想到这,欧阳政仁不由多看了叶天一眼,看来叶天在老爷子心目中的地位是超凡的,人能比。

“一次又一次的陷害小天,混账东西,你真以为你做得天衣缝?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在别人眼里,你那种只是小儿科。”

叶天觉得,欧阳老爷子今天是给他拉仇恨的,他要教训欧阳豪也就罢了,可以私底下教训

妙手狂医  第1168章 大义灭亲〔下〕

,反正别当着他面就行,不然欧阳豪只会将所有罪都推到他身上,认为他被罚是因为他。

现在看来,自己猜得不错,欧阳豪那愤怒的眼神正好印证了自己的想法,欧阳豪就是那样想的。

“爸,不管怎样,欣还年轻,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欧阳政仁说道。

“年轻?年轻就是借口吗?年轻就能乱来吗?再说,他现在还年轻吗?你问问他多少岁?三十的人了,还年轻吗?回国这么久,他都做过什么?有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你告诉我。”

欧阳政仁再次被问哑,老爷子的每一个问题,他都法回答,终只能干瞪眼,只能奈。

“看看人家小天,再看看你儿子,两个都是年轻人,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欧阳豪闻言恨叶天,歹毒的眼神像是想将叶天生吞掉。

叶天原本还挺不好意思,然而欧阳豪的眼神则让他心里的那丝内疚瞬间消失,自己再忍让,再顾大局,只怕欧阳豪都不会领情,论如何,欧阳豪都不会接受他的好意。

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跟他客气?反正人家也不领情,自己太过于客气,只会让别人小瞧。

“老爷子,要不你们谈?”叶天开口。

“不用,你留在这。”欧阳老爷子阻止,今天找叶天来,是有目的,没达到目的之前,哪会让叶天走?

欧阳幸月那双好看的眸子瞟向叶天,明显发现叶天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带着某层意思。

提醒!

“跪下。”欧阳老爷子终于重回正题。

欧阳豪还想说什么,终还是忍着,咚的一声跪到地上,这一刹,他欧阳豪倒像是条汉子。

“嘭!”

欧阳豪刚刚跪下,欧阳老爷子手中的家法棒就狠狠抽向欧阳豪背部,发出一声闷响。

这一下,老爷子没留情,力道很大。

欧阳豪哪吃得了这种苦?哇的一声惨叫出来。

面对欧阳豪的惨叫,老爷子没停手,连续好几下举起家法抽过去。

“噗!”

连续硬生生承受几下重击之后,欧阳豪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将欧阳政仁吓得不轻,老爷子这是要往死里抽。

“爸,差不多就行了,不能再打,真的不能再打。”欧阳政仁连忙上前阻拦。

回答欧阳政仁的是一句滚开,动了真怒的老爷子依旧怒意未消,对他这个孙子十分失望,同时对这个不像话的儿子加失望。

被老爷子一吼,欧阳政仁是想动而不敢动,想拦而不敢拦,终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叶天倒看得挺有趣,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能给他来杯好茶,一边欣赏着老爷子教训欧阳豪的场景,相信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爸,不能再打了,真的不能打再。”欧阳政仁看得心痛,被打的那个可是他儿子。

老爷子目光冰冷地瞪向欧阳政仁,后者顿时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没人敢在家里挑战老爷子的威望。

欧阳政仁看向叶天,知道或许只有叶天开口,老爷子才会罢手,在老爷子心中,没人能取代叶天的地位。

“小天,你帮帮忙。”欧阳政仁对叶天说,再让老爷子打下去,欣真有可能会被打死。

老爷子真敢下死手,仿佛欣不是他孙子,那可是他的亲孙子,这么打法,能支撑得了多久?

叶天一脸歉意地道:“不好意思,欧阳家的家事,我实在不方便出手。”

欧阳政仁差点没被气吐血,家事?不方便出手?这简直是鬼话,傻子都能看出,老爷子今天上演这出武行,完就因为你叶天。

明知叶天故意,欧阳政仁偏又拿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得继续忍气吐声,“小天,帮帮忙,老爷子只听你的,你跟幸月这关系,也不算外人。”

“呵呵,你太看得起我了,就算我跟幸月是情侣关系,可说到底,我也是个外人,再者,又有谁敢挑战老爷了的权威?你都不敢,我这个做小辈的就加不敢。”

欧阳政仁知道,他刚才的求情算是白说了,叶天又怎会帮忙?这小王八糕子是巴不得看见欣被打。

“幸月,你说两句吧。”奈之下,欧阳政仁又看向欧阳幸月,论如何,他总得需要找个法子。

“他该打。”性子冷的欧阳幸月说了句。

欧阳幸月这话是差点没将欧阳政仁气得背过气去,该打?再怎样,她也是欧阳家的一员。

那边,欧阳豪已经被打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受重伤。

“爸,别打了,求你别打了。”欧阳政仁咚的一声跪了下去,“再打欣真会死。”

欧阳老爷子停下来,冷眼哼一声,倒也没再打。

“爸,请医生来吧。”欧阳政仁哀求。

“抬下去。”老爷子将家法交给管家,没再继续打欧阳豪。

欧阳政仁松了口气,连忙让人将欧阳豪抬走,再不医治,欣真有可能会没命。

“小天,以后欧阳家的人谁再敢暗算你,我帮你出手。”欧阳老爷子看向叶天。

叶天有些奈,可以说,老爷子今天这出戏,很成功,至少让他对欧阳家的怨念减轻不少,“爷爷,别那样说,都是一点小误会,解释清楚就好。”

倘若欧阳政仁这会听到叶天的话,绝对会气得吐血,刚才死活不肯出手,现在又说是误会?人贱也不用贱到这个地步吧?

“我有些累了,你随意。”老爷子脸上流过一丝难于掩饰的疲惫。

“满意吗?”老爷子走后,欧阳幸月开口。

哭笑不得的叶天说道:“什么叫我满意?是你们喊我来的好不好?弄得好像我是罪魁祸首。”此时此刻,天哥感觉自己冤,特冤,他可是什么都没做。

贵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内江治疗牛皮癣医院
宜春男科医院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能报医保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